實習學生:台北大學社工所 大黑

實習督導:劉柏傳

 

《實習總心得》

    佛家有一句話我記得是這麼說的:「前世的一百次回眸換得今世的一次相遇」,在茫茫人海中我們能夠在西少相遇,是很值得珍惜的經驗與回憶。回想起這四個月來所經歷的總總,畫面依舊是那樣的清晰,彷彿如同昨夜的星辰,在與這群青少年相處,一千年太久,我只求當下。

一、在開始之前:

    能夠來到西區少年服務中心,真的是因緣際會,在同學的介紹與推薦下將實習申請表與自傳寄至天主教善牧基金會台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簡稱西少)。回想起當初與蔡蔡面試的畫面,對於青少年工作與外展工作,在大學時曾有稍微的接觸但不深入,蔡蔡耳提面命的跟我說這裡的少年與我之前所接觸的有很大的不一樣。

    對於高風險少年或者觸法、藥物毒癮少年,我有些自己的想像,想像中這群少年騎車在路上狂飆,或許還擁有鬥毆時需要用的器械;抽菸、喝酒、檳榔來者不拒;加入幫派、集體用藥吸毒等,用比較大眾化的標籤來說就是所謂的〝不良少年〞,而我自己非常厭惡這群人。

    或許當初蔡蔡使用了某種魔法,讓我把來到西少實習當作是一種對自己的挑戰,希望能從中讓我對於這群少年有不一樣的認識與學習。面試後蔡蔡給了我一本《街頭遇到愛-青少年外展工作手冊》,當我在閱讀時就像在讀教課書一樣,書中告訴我善牧的理念、復原力的概念、如何進行青少年外展工作及社工分享與外展少年的故事,那時候沒有任何的感覺。此刻當我在書寫實習總心得時,從溫這本書,我感動了,因為自己經歷過書中描述的過程,過程中有歡笑、有悲傷。

    當我接到錄取通知時,雀躍之餘知道真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我的生命經驗至目前為止一路還算平順,也沒有接觸過這樣的少年,那我該怎麼與少年互動?

會遇到怎樣的少年?會很恐怖嗎?這些一連串的疑問不斷出現。好吧,既來之則安之,但萬萬沒想到,安之不是說說而已,也花了我許多時間在學習如何來讓自己能夠安之。

二、共譜一曲生命的華爾滋

  • Ø  為什麼我要認識你?

來到中心的第一天,了解完中心所有的空間規劃、設施設備、相關表單及與咖哩談完實習的內容後,重頭戲就是與少年進行互動。在青少年工作中,有個容易記住的綽號有其必要性與功能,有助於和少年關係的認識,從此我在西少有了另一個稱呼-大黑。不是每個少年都會熱情地回應你,就我遇到的來說,冷漠或者不回應居多,這讓當初的我非常受傷,被拒絕的感覺很不好受,可以說我害怕被拒絕,拒絕會讓我退縮。

  • Ø  碰撞、被拒絕、被嗆聲

過程中會有許多與少年碰撞的經驗,不論是在中心或外展工作。這樣的碰撞挑戰的是你的價值觀與生命經驗,在酷樂園的時間少年會與我聊關於他的最近的生活狀態、人際關係及可能遇到的困難(當然,這是在關係建立好之後),內容中會聽到一個完全與我不同的生命經驗故事,例如用藥、跑山、在網路上聊天認識然後發生關係等,那我要怎麼去回應?起初我覺得非常困難,經歷這四個月後,我覺得比起做回應,是否願意去了解眼前這位少年的生命經驗更為重要。當我們在回應他人時,往往會將自己的價值建構在別人的身上,從我們的觀點來看待問題而忘了我們成長在不同的脈絡背景,回應是一種相互了解與對話後的產出,對於少年的行為有脈絡的了解,讓我對少年的行為有不一樣的認識,例如會去跑山是因為家裡只有他一個人不想待在家裡;又會是和朋友約好,不去沒義氣等,這讓我看到少年的另一面而不僅只著重於其所表現出的行為,行為只是一種結果,更重要的是行為背後的東西。

 

被拒絕、被嗆聲是在青少年工作中最常遇到的,若是長的較為俊美那可能會少一點(看看我的實習夥伴就可以知道~)。除了上述在與青少年主動認識的過程外,讓我印象深的經驗是當我為了夜間社團活動與外展的宣導活動花了我大量的時間設計,而卻得到的卻是青少年不願意參與或者評論所設計或安排的活動無法滿足他們的期待,這些回饋都讓我覺得是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所設計的活動無法滿足少年的需求讓他們願意來參與活動,也讓我覺得沒長的自責與難過。在這段過程中,我的督導咖哩給予我最大的鼓勵與支持,讓我去思考這樣的情緒與感受是怎麼來的,真的是因為少年的期待還是是自己給自己的限制?在經理過一次有一次的夜間社團與外展宣導後,我體會到的是,這些碰撞、拒絕與嗆聲是必然的過程,也是個難得的機會,每位少年有著不同的年齡與人格特質,一個活動要滿足所有少年的期待是很難的,但活動後少年的意見與感受是珍貴的,可以促進彼此的對話,透過少年的回饋有助於思考未來對於活動設計的規劃,也可以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而與少年解釋團體的性質及為何要這樣設計活動也有助於少年了解到不同少年對於活動期待的差異性與限制。更重要的是,少年的意見不是全盤吸收,需經自己的消化與思考,有的時候這種非結構式的回饋更為真誠。

  • Ø  難過、自責、突破自己

在這四個月與少年的互動中,有許多的歡笑但也有著難過與自責。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第一次設計戶外的籃球夜社活動時,由於自己對於設計與帶領團體的經驗真的很缺乏,也是我第一次在實習中面對青少年團體,而我必須自己主責帶領。過程中我對於整個團體的掌握不高,也遇到了少年詢問我問題而我答不出來少年就逕自離去的狀況,結果可想而知糟透了。我對於自己非常的自責,認為自己沒有做好、經驗不足,甚至加深了我因為覺得無法達到少年的期望而害怕去帶領團體,在與咖哩談論的過程中,我哭了。經歷了這次經驗從少年與咖哩給我的回饋中讓我看到其實許多限制是與期望是我自己加諸於我自己身上,對自己有要求有責任感是好的,但過度的要求會打擊你對於青少年工作的熱情,務實的看待每一次的經驗然後嘗試學習才是長久之道。在西少很鼓勵實習生做任何的嚐試,但這些嚐試必須要先能突破自己給自己的設限,如果不願意踏出舒適圈、害怕被拒絕被少年指教,永遠就只是個旁觀者,所能學習到的有限。

  • Ø  越挫越勇,實務技能的增進

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少年拒絕、打槍後,從一開始的覺得不好受到後來變得無所謂,有時反而可以揶揄少年,或許可以說我的臉皮變厚了,哈哈。我覺得青少年工作中大多的時候是要工作者自己主動的去接觸少年,若純粹等待少年主動來與你互動,會需要花上許多時間。當我有了這樣的想法後,我把每一次的接觸當作是對自己的挑戰,讓自己要去與青少年認識,一次不行那就兩次三次,坦白說那段過程中的很不容易,一方面要說服自己跨出心中的舒適圈另一方面要承擔可能遭受的拒絕或熱臉貼冷屁股,但我發現這樣一次又一次後少年對於我也漸漸熟悉,當他願意來回應我時讓我非常的有成就感,漸漸我覺得這都是一段過程,人與人相識的過程。

在這樣一來一往的互動中,增進了我與少年建立關係的技巧,夜間社團則讓我學習如何在這麼開放的結構中設計與帶領團體,相較於之前在醫院實習所接觸的大多以個案工作居多,西少這裡真正開啟了我帶領青少年社團活動的經驗,團體的帶領博大精深,要學習的地方很多,更多的是經驗的累積,在帶領夜社的過程中,我覺得我不再那麼的害怕帶領青少年團體,更願意去嘗試不同的可能性。

 

三、陪伴不只是陪伴

    陪伴,在與這群少年的相處中是重要且必須的。陪伴可以是任何的形式,與少年一起打球、一起弄食堂、一起唱KTV、聊天或聽少年分享今天所發生的事等都是一種陪伴,關係的建立會在陪伴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的累積與建立。當關係建立後對於少年會有不一樣的認識,少年會與我訴說他的家庭、他的生命經驗及故事等,此時,陪伴就不再只是陪伴,少年的生命經驗讓我進而反思我自己的生命經驗,對我而言,這群少年有很多的生命經驗是我不曾擁有的,透過少年的分享讓我看見了更多,然後我可以就我所感受到的與少年分享,這樣的陪伴就成了一個雙向的過程,讓我與少年都在其中與彼此的經驗互惠而成長。

    陪伴,更重要的是要對於少年生命經驗的好奇,而這樣的好奇是需發自於自己內心真正想來認識眼前這位少年,少年是很敏感的,真誠與否少年一定感受的到,真誠換得兩顆心的相互交會。在實習將要結束的時候,有位少年給我的回饋是感謝我在他家庭、課業及感情上遇到挫折時,來到西少有我可以陪伴他,陪他經歷過這一段,我想想,我似乎也沒有特別做甚麼,有的是當他來找我聊天時我聽他說他的悲傷與難過,就像一位朋友一般支持鼓勵,把自己的想法與經驗與他分享,原來我以為的一點點對他來說是如此的巨大,我真的很感動。

    復原力一直是西少的核心理念,復原力(韌性)指的是個人所具有的一種能力,能在面對生命中種種艱困的狀況時,依然表現良好(天主教善牧基金會,1997)。對我而言這股力量藏在少年自己的身上,所需要做的是讓少年發現自己擁有這股力量並將其增強,然而發現的過程需要透過不斷的支持與陪伴,時間或長或短,只要工作者看見了,能帶領少年看見屬於自己的力量。有一位少年抱持著學測會上自己想要學校的希望,但放榜的結果並不如其意,面對接踵而來的指考,這位少年沒有信心且不斷的抱怨責怪自己沒有表現好,在陪伴的過程中,除了讓少年發洩情緒外,從鼓勵中發現若從少年喜歡的科目下去著手,他是願意去唸書的,漸漸的他會主動來跟我說他讀了哪些內容,對於指考也接受且願意努力試試看。

 

四、終曲-尾聲

    四個月一百多個日子,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還記得當初進到西少實習的第一天,現在實習結束了,從一開始一位少年都不認識到現在幾乎能夠叫出每位來到中心的少年或外展認識的少年,甚至能寒暄一番,真的會覺得自己好像不是當初那個來到西少的大黑。寫到這裡,腦中又浮現出每位少年與社工的臉孔,嘴角帶著笑卻是傷感的,坦白說面對離別我也是在學習,我想我也會有一段不習慣的時間需要適應,不用下課後匆忙的趕到中心、不用思考今天食堂要準備什麼菜色、不用把自己的時間發揮到極致去設計夜社、外展宣導、不用外展…等,最重要的是,不會再那麼頻繁的見到這群少年。

    我要謝謝我遇見的所有少年,因為你們的相信與陪伴,讓我在這四個月來有歡笑也有淚水,四個月後我成長了,我的成長來自於你們的之支持,你們是我的老師。每位少年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你們有屬於你們各自的特質與優點,我腦中一直存在這樣的畫面,有一天當我們在這世界某個角落相遇時,能天你們訴說與分享讓你們驕傲得意的事,那樣的畫面好美!不是嗎?對於你們也對我自己說,離開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讓我們彼此帶著對彼此的祝福與回憶一起向前進。

    謝謝我的督導咖哩,我是個會畏懼權威的人,但咖哩讓我覺得沒有距離就像一位朋友一樣,與少年的關係也是如此。謝謝咖哩在我最傷心難過的時候給我最大的鼓勵與支持,在個督中時時刻刻提醒我反思自己的限制,讓我看見了更多的自己,也很鼓勵我做任何的嘗試並跟我分享自己的經驗,做錯了又怎樣?每次的嘗試錯誤就是一次的學習,我們之所以跌倒是為了學會如何從新站起來,把這次的經驗帶至下次。

    謝謝小烏龜,時間上的安排,讓我在禮拜一有合作的機會,妳就像是我第二個督導,在每次結束後與我討論今天的狀況也會給予我回饋。我會永遠記得妳向少年承認自己的不舒服,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也給我一個很棒的學習機會。我很擔心對於少年坦承自己的不滿與情緒會破壞彼此的關係,但關係是可以再修復的。

    謝謝大雄、真園、Ella、阿光、蝦米、蔡蔡,雖然與你們互動較少,且很多次夜社計畫書都是火燒屁股了才給你們傳閱,很感謝你們不厭其煩的給予我指導與建議。在外展中大雄、真園、Ella是萬華組的好夥伴,我們彼此配合接話就像輪流坐檯一般,彼此相互支援使得外展工作進行的更加順暢。

    謝謝我的夥伴門門、小D,我覺得你們都好厲害,在活動設計可以想出許多不同的點子,從你們身上我學習到很多,每次討論你們所提出的都是我沒有思考或注意到的方面。團體時,我們的相互配合使得活動流程更加的順利,補足我團體經驗不足的部分,希望你們將來在學習的道路上平安順利,朝你們想要的路前進。

    謝謝禮拜一夥伴阿權與家祺,禮拜一有你們讓我工作壓力減輕不少,我會記得我們一起對抗少年的日子,有機會再去東吳找你們。

    最後,我要謝謝世維老師及學校團督組的同學們,每次團督都有不一樣的收穫,可以聽到你們實習的經驗真的很棒,也謝謝你們給我的支持與鼓勵。謝謝世維老師用心的回饋,老師對於作業的要求也增添了我們實習的豐富度,很累是真的,但收穫是滿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的頭像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