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東吳大學

姓名:蒲怡君

督導:林千芩、高韶霙

 

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

  猶記得實習的第一天,社工告訴我們善牧的核心價值是「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對於身為基督徒的我來說,要了解這句話的含義是不困難的,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造,自然也分享了天主的美善。然而,雖然我相信人性本善,但內心隱隱約約還是會有一套「標準」,就像是我們的教育制度一般,需要符合「我的」那一套統一標準才是好的。

 

實習前6堂星期二的課

  在機構準備的課程中,菜菜上的創意工作手法課程,給了我很大的衝擊。那個時候,菜菜給我們看了幾個短片,影片一播完便要我們用正向的眼光去形容影片中青少年的特質,找到可以跟對方工作的地方,但當時我心中想到的都是負面的詞彙。後來,有一次因緣際會下,影片中的主角來到中心,與蔡蔡不斷爭執要不要去戲劇營,身旁的青少年對他也是畢恭畢敬,後來跟他打牌也是打得心驚膽跳的。下一次再見到面,是一起在KTV室和他唱歌,印象很深刻地是那一天的他很溫柔,溫柔地唱著李聖傑的情歌,在KTV室裡把玩各項樂器。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多麼地容易對他人下判斷,且這些判斷還不如我們心中以為的那麼地正確。同樣一個特質如果用不同的眼光可以有不同的解讀,像是魯莽、衝動等,但如果用正向的眼光來看,也可以是有勇氣、願意嘗試新事物,才能學會這麼多樂器等。沒有所謂的優缺點,只要將特質放在適合的地方發展,那麼魔咒也能變成禮物。我突然覺得整個過程好像在與耶穌相遇,耶穌在被訂十字架前受了許多的鞭傷,而這些鞭傷也是世人給祂的判斷和偏見,而我們需要努力地撥開祂身上的鞭傷,才能看見天主子傷痕累累下的樣貌。

 

  在實習之前,對於萬華的一些的角頭、性工作、毒品等背景有些認識,加上生活中也鮮少有機會可以接觸此類的人群,因此或多或少都對著這樣的生活感到好奇。記得有一次,我問少年時跟他在一起的朋友怎麼沒有跟他一起來,他笑笑地說:「他去送藥阿。」一時之間我突然愣住了,一方面是對於此方面幾乎一無所知,一方又認為這是一件非法的行為,我繼續和他討論下去對嗎?我突然覺得自己很俗,就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鄉下土包子。後來,我跟社工們討論我的「俗」,發現自己遇到事情還是很容易就開始判斷是非對錯,卻忘了去看背後更深一層的需求,忘了去問對方:「為什麼?」社工們也慷慨地與我分享他們的工作經驗,讓我發現社工所扮演的角色,不僅僅是糾察隊,更是一個邀請者的角色,我們進入對方的生命,了解他們的世界,也指出另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也邀請對方一同來看看,因此對話的內容就能從消極地禁止對方做什麼,改變為更積極地一起思索人生想要追尋什麼,我們可以一起做什麼來達成這樣的目標。

 

那些年,只有我當笨蛋的日子

  在實習的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對於社工還是有一些刻板印象,例如健談、接納、耐心等等,雖然我很努力想要達成心中的理想目標,但是在過程還是會卡卡的、不自然,因此我的督導給了我一個功課─當一個笨蛋,意即要我不刻意的去想自己「應該」要做什麼,去看看自己在這過程中的狀態。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的外展,幫我發現我開始在想下一個聊天話題的時候,我自然地停止與青少年的對話,接下來的時間幾乎都是安靜地在一旁看大家打籃球。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緊張感也越來越高,我發現自己過去都會透過說話來掩飾自己的尷尬與緊張,現在卻很赤裸地坐在一旁,也會不斷地擔心別人會怎麼看我這樣的實習生。後來,我試著讓自己的內心安靜下來,試著打開自己身上更多的感官去感受整個環境,比如說空氣中的味道、場域的聲音、地板的溫度等等,讓自己更全方位的去認識環境。

 

  接下來,我也開始想,與其自己關起門來糾結何謂理想的工作者,不如和青少年一起討論他們對於社工及實習生的期待,就像在社會工作訓練中,我們不斷地強調,在提供服務前,必須先調查服務對象的需求,以免造成資源及行政工作上的浪費。在過程中,除了了解青少年在意的不是工作者的能力,而是一顆真正在乎他人的心之外,也在一來一往的討論中,更了解彼此的生活、對關係的態度、不同的個性等等,與剛開始刻意地蒐集資料的工作方式相比,這樣的對談讓我們能更自然地認識對方,也接近對方。記得在二日遊的時候,一位少女因為我的一些話而感到憤怒與受傷,對此除了向她道歉,與她一同去整理情緒外,也嘗試邀請她也試著包容我的不完美,雖然我是一名助人者,卻也是一個會犯錯的平凡者,在學習包容對方的同時,也很需要被對方接納。

 

  還有一次令我很印象深刻的經驗是,當週的服務學習社團,我們要至內湖的狗場進行服務學習,當天吸引了超乎我們預期多的青少年前來。在出發前,夥伴邀請青少年們找自己喜歡的實習生一組,當下的我在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天哪,這是另一種人氣的考驗嗎?」但我馬上又想起了「當笨蛋」的這個任務,於是在一陣糾結之後,決定試著放下心中的焦慮和擔憂,然後只是靜靜地站在前方等待。後來,來找我的青少年只有三個人,當下我除了自我解嘲說:「其實這是我的計畫,這樣我只要照顧三個人就好。」之外,剩下的就是持續地保持放空。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對此感到難過,但事後卻沒有,我思索了很久,我想跟青少年一起討論對於社工及實習生的過程,也給了我一些信心,讓我明白人氣的高低都不能決定我的好壞,同樣地,無論我們犯了多大的過錯,在天主眼中我們永遠是祂最珍愛的寶貝,我想這就是善牧一直秉持的工作價值。

 

謝謝,因為有妳/你

 最後,我想說的是謝謝,在這兩個月的實習過程中,機構、夥伴、各方面等,都給了我們很多嘗試、練習空間,也習許自己在助人的路上,也不要忘記時時給自己與他人空間,欣賞自己與他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的頭像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