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
機構督導:莊耀南
學校督導:王珮玲
實習時間:2015年6月30日至8月25日

【實習總報告】
啟程
選擇來西少實習真的是一個意外決定,一直以來嚮往能夠到偏鄉或東部實習的我,步調緊湊的台北不在考慮名單之中;因為學長姐在實習分享中鼓勵我們藉著兩個月的時間嘗試讓自己選擇較少接觸的專業領域,這一席話讓選擇很多人不願接觸的青少年領域給自己一個挑戰。
其實我對於青少年族群充滿著濃厚的親切感以及抱持高度好奇心,因為自己也曾經在有過青春瘋狂的歲月,在看到社會上對於高風險青少年有許多的負面標籤心中也會為此打抱不平,卻苦於沒有機會能夠更深入的認識,因此藉由學校督導佩玲老師的推薦我毅然的選擇來到台北,學習來到陌生的城市,學習一個人獨立生活,學習遠離自己的舒適圈開始了與西少的邂逅。
與少年一起走在同樣的道路上
 相遇
  在西少遇見的少年很多人都是主動過來中心與社工聊天或是使用裡面的設施設備,這一點完全跟我自己的想像很不同,在還沒實習之前我認為青少年正在發展自我性格的時候,對於來到所謂的服務性機構幫助應該會排斥,怕會像被貼上了標籤跟別人不一樣,卻沒想到在酷樂園開放的第一天出乎意料之外的來了很多人顛覆我的想像。在這邊實習生要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主動向少年介紹自己認識彼此,一開始看到有點不知所措,再加上自己對於青少年有自己的想像與期待,很希望能給對方留下好的第一印象卻又害怕被拒絕,後來發現其實大部分的少年他們來中心的時間很長也經歷過許多不同屆的暑期實習生,所以很多時候都是他們先主動找我們說話,認識新的實習生來到中心實習對於青少年而言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我為什麼要認識你?你們只是來這邊拿分數而已,兩個月之後就走了。」非常直接坦白的一句話是在主動和某位態度相對冷漠的青少年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得到了這個回應。這是我第一次在少年的眼中看見害怕受傷的表情,雖然很想跟他澄清自己絕對沒有這樣子的想法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因為他說的是事實又不全然正確一時之間我也沒辦法回答。在少年中心實習要做什麼呢?應該就像個大哥哥大姊姊帶領營隊一樣開心的與青少年見面一起進行活動然後帶著美好回憶回家吧,這是我在實習前想像的畫面。沒想到實習沒多久就出現的震撼教育提醒了必須審視自己的態度該怎麼去面對與少年的關係,當彼此相遇了也許在未來兩個月的相處下有了情感的投入之後豈能在結束時瀟灑揮手說以後不相往來了呢?帶著這個疑問我想在實習的過程中尋找答案,找個一個能夠說服自己與少年的答案。

 結伴
  「新來的實習生很菜,很多事情都不懂啦!」這是青少年對我們實習生最常說的一句話,雖然聽起來很直白又帶有挑釁意味一開始真的會招架不住,不過當實習生的我試著承認自己的不足然後邀請少年的一同協助、學習卻是讓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的最佳方法,重要的不是需要在他們面前表現自己的能力有多厲害,重要的是一起做同一件事情陪伴彼此的過程。不論是一起打桌球、一起唱歌、一起聊天、一起玩牌、一起煮飯等看似普通的事情都是一種陪伴,正因為能夠一起完成同一件事情讓不同生命經驗的兩個人擁有了共同經驗而碰撞出更多不同的共鳴。
  如果別人問我實習都在做哪些事情,你有自己的個案嗎?還是帶了幾次團體?我會回答我的實習便是陪伴著這一群來西少的少年。陪伴是需要付出真誠對待,在實習初期的時候總會急著想要有所表現或是期待自己在這段期間能夠有具體成效,就直接把書本中簡易化的流程圖來出來套用,像是明明認識不到一個禮拜便開始想要做資料蒐集了解他的生命經驗,不管是誰都有可能產生抗拒,何況青少年能夠敏感意識到其中的差異,分辨到底哪一個具有目的性哪一個是真心相伴,看似普通的陪伴打下建立關係的重要基礎,因為心急而忽略了這必須透過時間慢慢的累積,欲速則不達反而弄巧成拙。
  關係,實習生與青少年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呢?明明我們很聊得來很投緣卻說這不是朋友關係,為什麼實習結束後我們不能再聯絡呢?只要我們都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兩個月來實習生不斷的透過團督、個督或直接少年確認的方式來討論關係的界定,當西少創造出一個類家的氣氛提供安全的環境滿足青少年的需求時,將助人關係用類似朋友關係來包裝後很多的倫理的挑戰便會迎面而來。因為這裡開放性的空間裡不論是社工還是實習生我們很容易模糊了倫理的界線,但這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就看每個人是否清楚自己的底線,有一次的課程訓練中蝦米提醒我們在做每一個選擇時都要不斷的提醒自己背後的動機與原因,是不是逾越了自己所建立的倫理界線,當在面對倫理兩難的狀況沒有誰對誰錯,當下的選擇必須要能夠反映出自己的動機,不去設限而是告訴對方自己的底線互相保持尊重。當少年提出跨越界線的挑戰時,學會如何去表達拒絕是在這實習期間很重要的學習,因為會擔心好不容易建立的關係受到破壞而妥協退讓或是陷入兩難,像西少以關係為工作導向的機構這是必須經歷的過程,與人相處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需要大量的心力與時間去經營,而關係並不是在短時間內便能輕易鞏固,釐清這一件事情而不讓自己迷失在這個漩渦之中才不會忘記自己實習的初衷與身分。
  關係是維繫彼此的橋樑,當兩個人在兩條各自的道路之間築起橋樑後便是邀請彼此結伴一起走在同一條道路上,正因為彼此結伴擁有共同生命經驗的累積,陪伴有了不同的意義。
 岔路後在遇見
  兩個月的實習期間陪伴的過程中我曾經暫時離開實習的領域選擇去專注另一件事情,不論是身體或是心靈在實習的後期我斷斷續續地與少年接觸,這對我來說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就在相處陪伴的路程上自己好不容易跨越了對於彼此關係的質疑而少年開始願意向我分享自己生命經驗的時候我卻臨時喊卡退出,就像好不容易升起正在天空翱翔的風箏突然斷了線失去方向。對我而言再一次回到中心實習在和少年相處有不小的變化,與酷樂園的少年間因為參加戲劇營的原因讓彼此相處的時間少了許多,雖然我自己由於戲劇營的影響對於自己與少年相處的關係多了自然少和隔閡讓我感到非常開心,卻又因為請假多天的因素使得與少年之間關係的連結產生中斷,多了許多陌生的感覺,好像又回到剛開始實習的時候彼此熟悉的階段,對於彼此連結的疏離雖然有失落感卻意外地幫助我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實習期間到底對自己或是對少年有哪些影響。 
  自己在回來之前便事先的設想是少年關心自己突然的缺席可能會有很多人跑來詢問我原因,但實際狀況卻不如我的預期,這讓我察覺到其實面對我們所說的離別到底是自己的情緒與期待比較多還是少年的情緒比較多?藉由這一次的經驗我認為其實實習生對於大多數的青少年而言可能是個在暑假期間陪伴他們的一群大哥哥大姊姊,並不會去細想太多關於離別或是之後關係的維持,因為更多時候他們已經經歷過非常多次同樣的情況,反倒是實習生可能會因為暑期實習對於自己有更多不同的意義,而希望自己能夠對少年產生影響性而在不知不覺中將自己的情感投射到服務對象身上,期待能夠留下自己的記號。透過這次的離開再與少年接觸我自己發覺其實自己不需要急著想成為重要的人,有時候在一個階段陪在他們身邊一起走過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像羅莉在團督所說的一句話:「我們也許不是少年眼中重要的人,卻能成為在他成長過程中陪他一起走過一段路的過客。」
 走回各自的道路
  實習的結束與少年的離別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離情依依,十八相送的畫面出現,就像上述所說的我曾經離開過再回來的經驗讓我提前感受到關係的結束,雖然沒有其他人的情緒來的濃烈心中卻還是會不捨,每個人一開始便清楚知道這段關係的結局會是什麼樣子,走回各自的道路沒有甚麼不好,重要的是在一起經過的路途中我們共同看見了一樣的美景,做了一樣的事情有共同的回憶。回應到我在實習一開始少年的抗拒我的邀請的時候他對我說「兩個月之後拿到分數你們就要走了,那幹麻認識?」這一句話對我帶來很大的影響,當下我找不到能夠讓自己與對方信服的解釋,不過現在實習結束後我想已經得到答案,就像實習生在結業式上以一首五月天的天使展現我們各自找尋到的答案,每位相識的少年都是生命中的天使,我們彼此互相碰撞出閃耀的火花,關係的陪伴是兩個人生命影響著生命互相經驗互相付出,從少年身上看見自己的倒影和不足的地方然後一起成長、一起學習這是相當寶貴而美好的經驗,我很感謝自己能夠在這段時間陪伴你們,認識單純善良的你們,經歷許多歡笑淚水的回憶提醒著自己不要忘記也曾經跟你們一樣充滿著力量,故事總有畫下句點的時候,離別不代表結束送給彼此滿滿的祝福作為自己前進的動力一起在各自的道路努力,開創屬於自己的風景。
總結
在這實習期間我經歷許多事情,人生中從來沒有這麼多事情混在一起同時發生過,謝謝在這個挺不住的時候給予我溫暖的每一個人,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總是不吝嗇地包容我,諒解我讓我依靠。很高興我能夠來到西少實習遇見在這裡的青少年、夥伴、督導與社工,我不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也不善於表達情緒,但是在這邊我有了一個練習的機會去與自己對話,學習用不同的角度從心認識自己,社工是與人相處的工作,充分的整理好自己做為成長的養分也是重要的一環。能夠在這段時間有一個舞台讓自己前所未有的拋開包袱,都多虧了你們的鼓勵與支持,真的不會說什麼華麗的詞彙,真心的謝謝你們、妳們與我愛的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的頭像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