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實習總心得

實習單位:天主教善牧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學校督導:賴月蜜 老師

機構督導: 陳姚文 社工

實習生:吳崇輝

踏進西少實習之前,滿懷憧憬的我認為,有需要接受服務的青少年,是否都是有「問題」的青少年,那我們社工身為的角色,理所當然是服務者、付出者阿!就像在志工服務時,都會挑很需要幫助的人們,做長期或單次的服務,因為他們有問題,而我們這些沒問題的人,當然可以多付出一些,而社工一開始對我來說,就只是在志工的身分中加入了專業,加入了很多需要思考的部分,然後運用這些專業,在服務的過程中,得到回饋,而這些回饋,就是所謂的薪水,讓我可以溫飽,做更多我想要做的事,但是這些想法,在經過了實習後,很奇妙的加入了很多元素,做社工的熱誠,就像被點燃了一樣,那麼對現在的我來說,「社工」是什麼呢?在西少時我一直在思考著這些問題,而我也確實在得到了答案,我是透過兩的大方向來檢視我的收穫,分別為我「帶進」西少不同的不同與西少讓我「帶走」的不同。

開始實習時,我認為自己是個擁有很多很特別的特質和能力的人,我認為自己能夠已很獨特的個人魅力,來加速增進與少年們的距離,然後彼此交流和分享,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如果進到西少,我能夠帶給西少的少年哪些東西,我知道自己要把我自己的生命經驗帶給少年們,讓他們知道,原來生命可以這樣過,當遇到不順遂的事情,有時候不一定得選擇衝撞,反而可以嘗試忍受和妥協,然後熬過了過度期,還能展開雙翅勇敢去飛翔,因為在我的成長經驗中,我也不是個傳統觀念裡的乖乖牌,在國高中時的我非常愛玩,常常偷偷翹家跑出去,偷騎車、偷喝酒甚至是偷偷跑到外縣市,乍看之下好像我過得非常刺激非常開心,但我知道,其實雜亂無序的生活有時候就算繽紛,通常也會是空虛的,這點我認為跟現階段的青少年非常相像,在那段歲月裡,我過的其實滿不開心的,因為我不知道我生活的目標和重心,然後只想很表面的追求一些刺激,而剛好這些都是世俗眼光中所難以接受而且容易被標籤成壞孩子,在那段不開心的時光中,我也曾用力的衝撞過,不關是父母、學校、社會的眼光甚至是自己,我都毫不猶豫的衝撞和挑戰,在那個時候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無助和黑暗的時間,而那個時候我表哥就誠為了我生命中的貴人,因為他用百分之百的心接納我的所有,不管好與不好,只跟我說因為我是他表弟,有沒有用這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就是在彼此的身旁,而且或許不是沒意義,只是還沒尋找到意義,更何況我的存在就是種意義,指示無法用言詞來表達而已,這部分真的陪伴著我給我很多力量,表歌的這段鼓勵也一直陪伴著我直到現在,而這種無條件的陪伴和支持,只是我認真想在西少帶給少年的感動,一段真誠且無所求的傾聽和接納,我深深知到對於這個迷忙的階段,有多麼的重要。

秉持著真誠的態度和強烈的好奇心,讓我對少年的一切都很有興趣,而在交流的過程中他們也會接受到我這份好奇心,樂於分享的青少年往往都可以很快的跟我找到話題且源源不絕的聊天,因為我的嗜好也是比較屬於非主流,像是:街舞、刺青、屌兒啷噹的穿著打扮……等,這些我的特質讓雙方有種親切感,而當距離感少了很多,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我就會去和所和傾聽他們的生命經驗,然後也適度的揭露自己,讓他們知道,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好走的時候和環節,但是西少就在這裡,我也努力想把西少營造成一個穩定的環境,一個可以接納少年的環境,就跟其他社工一直在做的一樣,透過我很多的長處,像是:爵士鼓、打電動、下棋、打撲克牌、甚至是很貼近的聊天打屁,都讓我可以將我的人生觀夾雜在這些相處的過程中,並且透露出來,讓他們有一個新期的例子去參考,我不能說我的生活方式就一定適合少年們,但是我知道我的經驗裡面一定有一些跟少年很相似的影子和成分,希望少年能在越來越成熟的過程中,擷取須要的那個部分,然後好好去過自己的生活,例如:我雖然刺青,但卻一點都不隨便,次在身上的就是一輩子,就是有經過深思熟慮,因為我認為這樣才是對自己負責任。而他們也會在這種日常的溝通裡面去得到我傳達的訊息,少年們就會去思考,自己的刺青是為了什麼,那麼意義是什麼?諸如此類,這些就是我最想帶進西少給萬華這些少年的不同,讓他們能對於自己的生命經驗和現狀,能有不同的詮釋,然後再遇到困難或逆境時,能在西少得到協助,這些都是我能做到,而且也做到的事情。

在西少實習讓我帶走許多收穫,第一個爆點就是在,西少的社工,跟少年會有很多的確認和求證,最重要的是幾乎沒有任何假設,期望從少年的口中聽到最真實的回答,我也曾問:「有些少年的回答不一定是真的阿!有時候前後常常互相矛盾」,我得到的答案是:「相信在當下的每一刻,就算他們說的不是實話,那又怎麼樣呢?」我才深刻體會到,會談其實不完全是要了解事情的始末和對錯,有時候也是讓少年有個能抒發的管道,然後在這些過程之中,讓他們更了解自己,能更為自己的行為做出一些詮釋,如果能達到這麼指標,那麼這次的會談就算他們說的不是實話,那又會怎麼樣嗎?跟少年的相處,本來就不一定是只有實話這環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了解他們、同理他們甚至是尊重他們,我想這就是我在西少,在善牧這個核心價值中,第一次被震撼到的,對於「人」的重視,和與我想像中大相逕庭的社會工作。

第二點衝擊到我的,在西少,對於「人」這樣的重視,不單單只在與少年互動的過程中,在與社工們的互動也感受非常深刻,就好像把我們當作新進員工一樣,權責分明,而且跟很多單位不一樣,這裡的規則,不是為了限制大家的自由,而是鼓勵大家發展自己的特色,然後有一條界線在保護的大家,一條特製且有彈性的界線,這條界線大家能用自己能接受的程度來定位,每位社工都能尊重其他社工的界線,工作中很少有摩擦,幾乎都是是溝通,而且西少的所有體制,感覺不是被訂定出來的,而是經過大家一起的協商,所以西少在規定上,都非常人性化,而且都有他背後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也是大家都能一起遵守的,而不是高層認為如何,所以就很僵化去訂定的規則,像是在實習的一開始,我因為宣導案需要的宣導海報要開立經費,但是機構本身並沒有這個款項,社工們就當場進行了討論,在每個人都認可之後,就進行了調整,讓活動可以更順利,服務使用者們可以得到比較多的資源,然後身為服務提供者的我們也比較方便,讓規定變的有彈性,也更平易近人一些,而且有原因的規定,都讓大家能一起達成,最重要的是也舒服的達成,身在這樣的體制之中,我不時去檢視為什麼我在以前都沒在其他機構感受到這樣的氛圍?尤其在很多的大型機構中,感覺體制就是一切、就是聖旨,而且不可改變不可觸犯,這實在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點,我大膽的猜想,為什麼西少能夠這麼不一樣,或許就是善牧對於「人」的重視,這個核心的價值,體現的非常完整得一面,在實習的頭到尾,我都很享受這樣的氛圍,我覺得這就是在西少的另外一個收穫。

第三點我在西少得到的收穫,就是我自己,在西少實習的這些日子裡,我學會與自己更好生活和工作,再跟少年、社工甚至是實習夥伴間的所有相處,都讓我更知道我也是一個「人」,身為一個人,所有的情感、壓力、狀態、夢想,成就名為吳崇輝的我,因為我在實習的中、後段,因為家人的過世加上重感冒,讓我有非常強烈的抽離感,就像是機器照著備忘錄上的一條條事情,完整的去達成,無法內化絲毫情感,對所有的事情失去感受,這種強烈的抽離感,讓我甚至無法感受到我是吳崇輝,那時的我依然記得吳崇輝的喜好,但是卻在觸碰時沒有任何開心,遇到不順遂的事情,也沒有任何反感,一種完全的麻木籠罩著我,這種強烈抽離感讓我實習中後段的狀態非常起起伏伏,直到實習結束後的一、二個禮拜,我才覺得靈魂慢慢歸竅,讓我恢復最難處理的環節,就是「接受」,我需要接受自己對於自己做的不夠好的失望,對於實習付出不夠多的遺憾,對於自己抗壓性不夠好的無奈,這些都是我在實習後,面臨的一大課題,但是當我慢慢對自己有更多的體諒,也逐漸的同理自己,知道身為人的我,本來就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不管其他人能不能做得跟我一樣好,但是至少我盡力了,而且也過了,這時剛好一句話大大的觸動了我,「或許那段經驗並不完美,但不代表它不美!」也在這之後,我學著看自己在那段時間、那種狀態裡,我做得好的地方,例如就算狀態不好,我也能準時的上下班、工作上不掉練子、正常的與少年互動、將奶奶的喪事辦好、誠接家人的情緒……等,或許這就是社工工作手法裡很重要的正向眼光的其中一種,而且我也接受了我是吳崇輝,而且我是一個人,一個有價值的「人」。

對來說來,踏出西少完全不像是個結束,相反的,像是個開始,我能夠更完整的接受自己,大方的用「人」的態度去接納大家與自己,無論自己的狀態是好是壞,無論服務對象真誠與否,我都能堅信身為人的我們,所有的事情都有原因,身為社工的我,只要好好貫徹與「人」工作的態度,也用這種態度去生活,我一定能服務到所有「有需要」的人,不單單是「有問題」的服務使用者,而且在這趟實習的旅途上,我發現了工作有時是一種充能;付出有時是一種收穫,將實習的所學回歸到自己的身上,充能自己,接受那個狀態不好的吳崇輝,也是吳崇輝的一面,而吳崇輝或許不完美,但我深刻的感覺到,我是吳崇輝!而「吳崇輝」是美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的頭像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