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是臺北市第一家少年服務中心,於民國86年(1996年)成立至今,已經有22個年頭,主要服務萬華區與中正區12-18歲的青少年,中心相關訊息,隨時在部落格更新,有任何問題可電話連絡: 02-23030168傳真:02-23037671 中心地址 臺北市萬華區東園街19號1樓 中心信箱:whysocool1996@gmail.com @西少愛你喔!!@

群組會談--青少年社會工作的創新工作方法

社工師:蔡慧敏(菜菜)

 壹、前言

台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自民國85年,開始運用外展工作服務街頭青少年,每次在外展工作中都會遇到不同群組的少年,外展工作團隊與不同群組少年的談話,逐漸發展出外展場域獨特的群組談話方式。群組會談主要採取多人會談的方式,有時是一位社工員對兩位以上少年,或是兩位以上的社工員和兩位以上少年進行會談,每次會談後,社工員開會討論所接觸及服務少年的狀況與相關資訊,並從實務工作中累積許多經驗。民國93年起,萬華區的外展工作團隊,開始將群組會談運用在不同的場域與方案中,如學校校訪、未升學未就業少年陪伴方案、慶生活動、出遊、學校麻辣團體等配套方案,透過群組會談方式服務服務更多青少年。

   「群組會談」(Group interventions)是西區少年服務中心萬華區的創新工作模式,社工員了解此時期的青少年非常重視同儕與朋友關係,在中心相關活動或是會談中,便邀約其三、五好友一起談話或參加活動,這樣的服務方式相當成功吸引少年進入中心所提供的服務之中。中心欲整理群組會談的工作方法與發展背景、實務工作過程中的優劣勢等內容,期望讓更多青少年服務工作者,認識與了解群組會談的工作方法,並能運用在青少年服務工作中。

 

貳、工作手法的介紹

    中心在外展群組工作中,採用多對多群組會談方式服務少年,以下針對外展工作中的群組工作與群組會談做詳細說明。

 

一、群組工作與群組會談的定義:

「群組工作」是外展工作的一種處遇方法,所謂的群組乃是指街頭少年在遊蕩的過程中,逐漸聚集在一起,可能都是無所事事,也可能聚在一起時就是做某件事,如:滑板、街舞、撞球、網路遊戲等。由於對街頭青少年而言,群組往往是其生活倚賴的重心,再加上群組可能會產生較不為社會所接納的次文化(郭乃揚,1997)。

  

    本中心多年的外展工經驗中,對於「群組工作」(Group work)的定義為:是外展工作手法之一,主要是社工員在青少年經常留連和聚集的地方,結識一些青少年,青少年分別散佈在不同的群組裡,且經常性聚集在一起從事共同的事情,社工員則介入群組中從事個別或群組的輔導工作。由於青少年特別重視同儕關係,而且團體本身就是一個具有社會化影響功能的媒介,可以透過青少年的同儕系統來影響個別少年。社工員藉由觀察團體的特性、生態與互動模式,找尋介入的方法,在經過介入處遇達到協助少年改變與成長的目標。 (王世芊等著,2003)

 

    「群組會談」(Group interventions):在外展據點與場所裡,工作團隊與少年之間的會談,不再侷限於一對一的形式,透過邀請外展少年的三、五好友一起進入會談情境,外展社工員以團隊的方式,以多對多的方式擴充對話的深度及廣度,透過青少年同儕間的相互談話,讓談話內容豐富且多元,外展社工員一方面可以收集到青少年資訊,另一方面,也能透過會談情境去觀察外展少年間的互動關係。此外,外展社工以團隊的方式去服務街頭少年,每一個社工員能認識與了解所接觸及服務的外展少年,不同的社工員利用本身不同的特質來共同服務外展少年,讓外展少年有更多刺激,並學習到不同觀點與想法。中心社工員不止在外展的場域中運用群組會談,之後也運用在學校、以及相關配套方案中,更多元運用此方式服務少年。

 

二、群組會談的方式:

    群組會談多對多談話方式,與傳統個案工作會談一對一的談話方式有很大不同,主要有三種會談的方式,以下針對這三種談話方式作說明。

方式

特色

一對多

兩位社工員與一位少年的談話,可讓少年感到到被重視,少年也可從多位社工身上有不同刺激與學習。

多對一

一位社工員與多位少年的談話,社工員可認識少年的朋友,觀察少年的人際互動關係,且從少年彼此談話蒐集更廣泛的資訊,更能掌握少年生態。

多對多

多位社工員與多位少年的談話,社工員一方面可交叉問話蒐集廣泛資訊,另一方面可了解少年之間的互動與人際交友狀況。少年可從不同社工員身上有不同學習與刺激。

 

 

三、群組會談實例

   以下舉一個多對多的群組會談方式,讓大家對於此談話方式有更深入認識:中心兩位社工員到學校找少年妞妞談話,另外約了少年的兩位好友小白和大頭,一起進入會談室談話。

 

社工A:聽說你最近用藥用的很兇?在公園裡抽K菸,廟會出陣頭,大哥都給你

       K菸,有這回事嗎?

妞妞:哪有可能,我最近很乖好不好,怎麼會去抽K你嘛幫幫忙

大頭:哈哈哈,妞妞真的有在公園抽菸,因為他還找我一起抽。

小白:ㄟ,大頭你幹嘛將用K的事情跟社工說,不怕他們去跟生教或警察爆料嗎?

社工B:小白,你覺得我們看起來是會跟老師說的人嗎?

大頭:放心啦!!社工跟我們很熟,不可 能跟 老師說。

社工A:大頭說的對,我們社工怎麼可能當抓耙子,妞妞、大頭都說你請他抽K

菸,你還不承認你有用嗎?

妞妞:大頭真的很笨耶!幹嘛跟社工承認我們有在公園抽K菸,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社工A:有用還怕人家知道阿,那你們K從哪來?最近K不是很貴?? 一克 漲為八

     百元。

小白:挖賽,你們社工連K變的很貴都知道,也太神奇了吧!不會連藥跟誰拿你都知道吧?

社工B:大概知道你們都跟那個小黑拿的吧!太多社區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你覺得呢?

妞妞:真的太厲害了,這種小道消息你們都會知道,不得不佩服

社工A:你們最好少用K菸,現在少年隊抓得很兇,況且K他命已經變成二級毒

    品,最好不要用,免得被少年隊抓去驗尿

小白:我也覺得你們要少用比較好,不然被抓去驗尿,可能要去勒戒,不值得。

妞妞與大頭:也是,這陣子要收斂一些囉!

 

參、與個案、團體工作的比較

    群組會談工作手法與傳統個案工作與團體工作有很大不同之處,以下分別作比較分析,讓大家更清楚群組會談所強調的重點。

 

一、與個案工作的比較

「為社會工作方法的一種,以生活適應不良的個人或家庭為對象,運用有關人類關係與個人發展的各種科學知識和專業技術,透過專業關係的建立和發展,針對個人的特殊情況和需要,了解個人內在心理特性和問題,以引發個人潛能,協助其改變態度,調整其與外在環境的社會關係,並運用社會資源來改善或恢復其社會生活功能,以解決他的問題,並增強其社會適應力。」(黃維憲, 1985本中心的個案工作是以輔導及危機處理為主,並透過陪伴與會談等方式,協助青少年了解其所面對的問題、分析可行的處理方法和提供意見等,以增強服務對象處理其在家庭、學業、就業、人際和情緒等各方面困難的能力,有需要時會與 家人或 老師,共同商討處理問題的方法,一起解決青少年的問題。

 

 

人數

談話空間

特色

限制

個案會談

一對一

封閉的會談室或諮商室

保密、安全、深入輔導、有目標性談話

談話內容侷限、社工無法了解少年交友及生態狀況、少年可能防衛或抗拒談話

群組會談

一對多

多對多

多對一

1.    外展的開放空間,如撞球場、公園、操場

2.    學校會談室

3.    咖啡廳、麥當勞等公開場所

談話內容廣泛且豐富、互相爆料可蒐集多元資訊、談話過程輕鬆自在沒有壓力、提供不同的刺激與學習

在開放空間談話內容較難保密、多對多談話內容無法深入且容易失焦、多對多談話容易流於閒聊沒重點

 

二、與團體工作的比較

    社會團體工作乃是一種助人的專業方法,它透過有目的的團體經驗過程,協助團體成員解決或預防其問題,提高個人社會生活功能,協助每個人能更有效處理個人、團體與社區的問題,恢復或增強其社會功能,以促進良好的生活適應。

 

 

人數

空間

特色

限制

團體工作

8-12

團輔室

有階段/次數;人數要固定;有明確團體目標;有領導者帶領;有訂定團體規範;透過團體動力有不同的刺激與學習

團體有時間與次數上的限制;團體要有明確目標;成員要篩選過;

群組會談

2-5

公開場所

人數沒有限制;小團體談話可快速掌握少年互動關係及資訊;談話結構性較低沒有時間,次數以及空間上的限制;談話對象沒有限制

沒明顯談話目標;沒階段性;沒重點談話,容易流於閒聊;要投入大量人力與時間

 

肆、群組會談的優缺點

群組會談在社會工作實務服務算是非常新穎的工作手法,從實務工作經驗中,工作團隊成員間的不斷運用此方式服務少年,透過團隊實際操作與討論,加上參考劉柏傳(2008)與石哲綺(2008)的相關資料,將群組會談的優/劣勢作了下列整理:

 

一、優勢

(一)在少年熟悉的場域中談話,少年感到安全

    劉柏傳(2008)提到,萬華區的少年特質較無自信心,常需要藉由團體行動來處理事情或進入會談,因此,當會談人數從原本的1人對1人,增加到2人以上,可以減少少年不必要的擔心與害怕,降低專注焦點只限於彼此的緊張感,並可以增加少年的膽量與講話動力。有時候與社工關係較熟的少年會向尚未熟悉的少年介紹中心團隊,並向其保證會談內容的安全性和尺度,讓關係尚淺的少年可以安心的表達;談話中少年對於有些事情刻意想要模糊或是閃躲,在旁的少年會很自然的去吐槽或是爆料,甚至主動替此少年還原事情的真實性,或是提醒團隊成員此話題不宜在此討論;有時,團隊成員會遺漏重要訊息的追問或提問,團隊成員能提醒且多元詢問不同的話題。

 

(二)快速掌握少年社區生態與資訊

在每次外展工作中與少年談話,社工員會詢問少年本身及其他少年的生活、感情、人際、學校或是家庭等近況,透過談話能迅速地掌握與更新社區少年生活動態與生活事件,社區發生任何新的事件,如少年間打架衝突事件、在公園聚集破壞公物、翹課逃家等,都可透過與少年群組談話後,快速掌握社區少年的近況,針對蒐集到的相關資訊,社工可立即提供後續的處遇服務。

    因群組會談是屬於多對多或一對多的方式,有時可以在同時間針對兩位以上的少年進行會談,能在短暫的時間內,同時蒐集到兩位或兩位以上少年的相關資訊;或是兩位以上的團隊成員能夠針對單一少年進行多元且廣泛地問題提問或追問,亦能達到在短時間內蒐集最充足資訊的功效。

 

(三)話題豐富且廣泛

每位社工員各自有其思考脈絡,對於會談內容所著重的焦點亦有所差別,在會談過程中,團隊內的成員接收到的訊息與困惑的焦點有相同處,也有相異的地方,不同的成員能夠從多元且廣泛的面向來詢問少年所提的事件或是遺漏的重點,可以藉由豐富的訊息以還原事件的原貌,或理解少年行為的動機與想法,並同時針對少年所提的內容給予回應或同理、支持,避免社工因個人盲點或刻板認知而忽略了重要訊息和適時支持的重要性。(石哲綺,2008

   

(四)社工扮演正向成人角色

    在少年的朋友圈中,社工員扮演正向的角色與模範,社工都有各自不同的特色與風格,少年可從不同社工身上,學習不同的觀念價值與想法,社工正向成人角色不同社區的成人,可讓少年有新的選擇與新的學習機會。

 

(五)一次可服務多位少年,節省訪案時間

    每次的會談過程中,採取多對多談話方式,因此在同一時間可針對23位少年一起進行會談,在此次會談中可搜集每位少年的近況,並在談話中針對每個少年所遇到的個別狀況做初步的輔導服務,結束談話後,針對少年不同的需求可再個別約談,作後續更深入的服務。

 

(六)同儕之間彼此輔導

    此階段少年非常重視同儕關係,當多位少年一起談話時,有時候社工可利用同儕之間的正向力量來影響少年,也就是請少年的同儕來協助輔導,如同儕提出警告少用毒品、或發生性行為要戴保險套等,同儕說的話有時候比社工還有用,且較能引起少年的注意與重視。

 

(七)不因非主責個案而不熟悉

    群組會談的過程,除了主責社工能清楚掌握並瞭解其負責的少年,其餘的團隊成員亦將熟悉該少年的生活情況,不但能讓少年感覺到自己獲得許多的關心與陪伴,認識更多不一樣的成人而獲取正向的替代學習經驗,亦能在該少年主責社工請假時,其餘社工可以清楚且順利的銜接,持續給予少年支持與協助,不會因為其主責社工請假而不知道該找誰訴苦或求助的狀況發生。(石哲綺,2008

 

(八)師徒制方式帶領新進社工

    由中心資深社工員,帶領新進社工員一起學習群組會談,新進社工員跟在資深的社工員旁邊,一起進行每次的談話,由資深的社工員介紹少年,並一起加入談話,透過資深社工與少年的談話中,慢慢認識與暸解少年,藉由每次談話與青少年建立關係,並漸漸掌握與暸解社區少年的生態與人際關係。由於新進的社工員跟著資深社工員工作,可以觀察及模仿陪伴青少年的工作方式,跟著做一開始也較沒有壓力,過程中也學習群組工作的手法,藉由團隊合作一起服務外展青少年。每次談話後的討論,是傳授工作精隨重要的時刻,透過一次次的工作討論會議,可加速讓新進社工員學習此方法的精隨。

 

(九)保障社工員的安全

    群組會談是以團隊模式與少年進行會談,社工員彼此能相互照應,進入外展場域時,彼此可提高警覺與敏感度,遇到有緊急或突發狀況,能互相協助與幫忙,例如在撞球場外展工作,不同群組少年之間有衝突要打群架時,社工員敏感覺察後,其中一位社工員可迅速到旁打電話報警,另一位社工員則找認識的少年,從中了解衝突的原因,試圖阻止打架事件的發生,拖延時間等警察來處理。外展工作用團隊方式較能保障社工的人身安全。

 

二、劣勢

(一)在開放空間談話,較難掌握私密與保密原則

     由於在外展場域中,如撞球場、公園、學校操場、咖啡廳、麥當勞等,都是公開的場所,當少年分享比較私密的話題時,比較不方便。多對多的談話方式,當少年有一些秘密不願意讓其他少年知道時,社工員無法分辨時,容易讓私密的個人事情說出來,造成尷尬場面,故此談話方式,較難掌握保密原則。

 

(二)談話易流於閒聊無法深入

    多對多的談話,容易讓談話內容沒有焦點,有時要朝著談話原先訂定談話目標,也容易受到當次不同少年的團體動力而有影響,未必能有重點的與少年談話,也較難深入處理個別少年的問題與狀況。

 

(三)浪費時間與人力

    群組會談常常是以團隊模式來進行服務工作,由於每次談話都要出動23位社工,容易被質疑大陣仗的會談,是否會過於耗損中心社工人力與時間的成本。

 

(四)差異壓抑或隱藏真實

因為群組會談方式,少年能選擇隱藏自己,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想法,此外,團體壓力亦會使少年隱藏差異,不敢說出自己不同的想法。或是較有自己意見與想法的少年會比較容易成為當次的焦點,相形下較為被動或沈默少年,沒有機會參與談話,或是因為團體壓力而附和不語,無法真實的呈現這些少年的事件圖像,這些都是群組會談的侷限與不足。相較之下,個別會談較能讓少年表達真實想法說出內心話,但這部分適合關係已經建立的少年,畢竟關係尚未建立的少年,不容易在個別會談中真實揭露自己的想法。(石哲綺,2008

 

伍、結論

青少年重視同儕互動和群聚性質,群組會談改變既往的傳統個案工作,邀請個案的同儕共同進行會談,或至少年熟悉的場域以非結構性的會談架構來進行討論,在過程中,助人者和青少年是合作式的為關係建立、問題解決及目標達成來共同努力,助人者善用團體動力的引導、催化,讓青少年能在會談過程中更自然且深度的討論自己或同儕的狀況,及生態的說明。

 

    期望透過群組談話工作經驗的整理,提供此創新工作模式之選擇讓更多實務單位參考,並將此工作模式推廣至各個青少年服務工作,在未來中心仍要結合理論模式且持續執行群組會談服務青少年,透過更多工作實務經驗整理,發展更專業的工作手法與技巧,讓更多青少年社工者了解與認識此方法,並運用在青少年實務工作中。

 

 

陸、文獻參考

黃維憲等箸(1985)。社會個案工作。台北:五南。

郭乃揚,(1997)。香港外展社會工作縱橫。香港:集閒社。

王世芊等著(2003)。青少年外展工作手冊。台北: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

石哲綺(2008)群組會談(Group Interventions) -青少年社會工作服務新模式介紹。台北。實習專題報告(未出版)

劉柏傳(2009)。群組會談外展創新工作手法。台北:台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工作經驗整理(未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的頭像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臺北市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range
  • 此則為私密回應